灰潮

旧日支配者克苏鲁。

【伞修】/我在你结束/

呛烟.:

[伞修]/我在你结束/



*伞修only?
*这儿同人苦手x
*无意义平淡治愈小清新向w剧情废w
*超短篇


*lo脑子有洞,私心占all叶tag


*←之前发过发现少了一段于是重发x



如果这些都没问题的话请往下看吧√







[00000]



“生命只有一件事是肯定的,一切都会发生,一切都会死去。”



[00004]




驳杂的声响混着莫大的风声挤进空旷的世界,污黑的潮涌刷过平野,黑暗潮湿的空间摸不见边。

苏沐秋与他坐在公园长不见尽头的长椅上,沉默不言。

谁都没有看向谁。




[00005]


分不清现实还是梦境,像是做了梦里醒不来的梦,叶修虚阖着眼,睫毛投下一片灰黑的剪影。

苏沐橙坐在他身边,抬头便可以望见她姣好的侧脸。

“…叶修哥。”束着难看的微笑眉眼,苏沐橙虚虚握住他裸露在外的苍白的手腕。

“…嗯。”细微地出了声,叶修的眸子里沉着灰,“我在。”


 




[00006]


 



相比尖利圆规狠狠刮过黑板的刺耳声响,蜂蜜水混进苍蝇的苦愁,梦就像黏腻的糖浆给予他最甜蜜的幻想。



反复开裂撕开的血痂在今日也汩汩留着疼痛的鲜血。



在苏沐秋死了的十二天,初春迎来了一场无意味的阴霾,梦魇带着苏沐秋的执念与叶修每晚相见离别。



[00007]



“我有个朋友,荣耀玩的特别好。”
“后来他死了。”


“但我知晓,我会有新的信仰,我会很爱他,就像曾经爱他那样。”

[00008]

苏沐秋扣住叶修的手腕,在他眉眼留下个吻,相互抵着额头,湿润的鼻息吐在他脸上,带着轻柔的意味与痕迹。

“这样就好。”

闭上眼在他唇上印下青涩的吻,蜻蜓点水一般触及便离开。苏沐秋搂着他腰身,轻靠在他肩头。

眉目清淡,眼瞳温柔。

“这样就好。”


 



我知晓苏沐秋和叶修的故事没有尽头。


 


所以这样就好。


 



[00009]

叶修在苏沐秋的世界里渐行渐远,人影飘渺的同时却又感到对方的无处不在。死亡带给所有人以最绝望的假象,叶修想。


 


蛮好笑的。


 


 


[000002]


 


像是中二少年一样的相遇,命运使得叶修被苏沐秋带回去,从此有了家这个概念。


 


他与苏沐秋一起打荣耀,一起抢BOSS,换着各种职业相互切磋。


甚至牵手与拥抱。



两个少年相互余存在对方最青涩的光阴中,那时候他们细碎的额发微微挡住仿佛坠入星辰的眼眸,彼此对望着将对方尚显稚嫩的面容镌刻在自己无言的青春中。


 


 


[000003]


 


 


老旧的风扇被开至最大档,发出类似尖利圆规刮过黑板所发出的刺耳呼救。一如既往的日常,叶修躺在冰凉的地板上,洗的发白的T恤被拉扯上小半,露出白皙平坦的小腹。


 


苏沐秋打着哈欠晃晃悠悠地靠近叶修,垂下头与被热成一片死灰的叶修的眸子相对视。


 


“——这次写外挂赚了不小一笔钱。”狐狸似的勾起一抹狡猾的笑,“买些好吃的宽慰一下自个儿的胃吧?”


 


空洞的眸子渐渐有了焦距,苏沐秋看着叶修精神抖擞地直起身嘴角向上挑了挑,藏着细微的笑意。


 


“走走走,笑什么呢。”拉扯下苏沐秋带点婴儿肥的脸颊,大摇大摆地向前走去。苏沐秋也不生气,踏着步子赶忙跟上。


 


 


一路跟着叶修买了许多平常舍不得吃的货色,两人双手上都提着个袋子,所以遗憾的无法彼此牵着手回家。


 


离苏沐秋他们租的那小间房子还隔着条马路,叶修颇为嘲讽地笑了笑,摆过头对苏沐秋慈爱地说:“要过马路了啊怕不怕啊苏沐秋小朋友?要不要牵着哥哥的手啊?”


 


苏沐秋对叶修翻了个白眼,正想和他搭话时却发现这崽子已经在马路中央撒欢似的向前跑。


 


……这崽子。


 


苏沐秋觉得自己额头上的青筋跳了跳,虚叹了一口气,再忙不迭地追上他步伐。


 


“——喂你等等——”


 


“呵呵沐秋你还嫩着——”呢。


 


叶修愣愣地回头,手上袋子也随着主人的无力而软趴趴地倒在地上。


 


 


[?????]


 


 


“我已经到达了终点,可他没有。”


“所以即便我多想等他,也等不到了。”


 


 


 



[Frist]




2015,零摄氏度。




透过柔软的躯体与清秀的面孔,叶修看见。
苏沐秋死在,世界温暖的怀抱里。






“——!”


 


 




-我在你结束-
-Fin°- 



评论

热度(27)

  1. 灰潮空调 转载了此文字
  2. 鹤船空调 转载了此文字